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

The Gayest Travel:Gay Musical






好像還沒有解釋我把這次美國之旅稱為 『The Gayest Travel』的原因。


不過,看看我的旅遊藝文活動行程吧!

July 05 音樂劇『無足輕重的他者』Insignificant Others〈Theater 39〉

July 06 音樂劇『噢我的神仙教母』Oh My Godmother〈Zeum Theater〉

Julu 07 爵士樂『CJO十七人樂團』〈Jazz at Peals〉

July 08 演唱會『貝蒂蜜勒:舞孃不停跳』Bette Midler: The Showgirl Must Go On〈Colosseum〉

July 09 音樂劇『停經』Menopause

July 10 音樂劇『歌舞線上』A Chorus Line

除了週一的爵士樂之夜外,其他的表演都是Gay味濃到不行。再加上舊金山向來就以獨特的同志文化聞名於世,甚至大白天、也不必然在卡斯楚區,都可以看到一對對牽手並肩而走的同志情侶,或是穿著妖艷的扮裝皇后,或是在牆角巷內熱吻到不行的男男/女女,見怪不怪,看多了也覺得甜蜜舒服,不由得欣羨起來了。當初也因為知道要到同志氣氛鼎盛的舊金山,還特地把自己衣櫃裡看起來最有Gay味的名牌緊身T恤與牛仔褲給挖出來(我也搞不清楚當初為什麼會買了這些不敢在台灣穿的衣服,可能是因為名牌打折,想買些過小的衣服來激勵自己減肥吧),以免到了那兒,看在那些對時尚要求嚴格的酷兒眼裡,被認為又土又隨便。


『無足輕重的他者』與『噢我的神仙教母』

前者是一齣由華裔詞曲作家所創作的「情境喜劇音樂劇」,整個故事架構就像是「六人行」Friends、「威爾與葛蕾絲」Will & Grace、「慾望城市」Sex and the City或「歡樂單身派對」Seinfield這類影集,由幾個怪怪好朋友的生活片段所組成,其中穿插著通俗的流行樂風歌曲來引導劇情、表述心境。故事的背景就在舊金山(幾個從中西部來的年輕人,他們居住在卡斯楚區的一年),當然,同志的「性」趣味、流行文化與感情生活,必然佔去了整齣戲的大半篇幅。雖然同志笑料從來也不會過時(看看從「天才保母」到「威爾與葛蕾絲」),但去除掉這些嘩眾的成分,這齣戲裡的同志感情糾葛,實在過度傷感濫情又老套(比美版的「同志亦凡人」Queer as Folks還芭樂),破壞了情境喜劇的某種安全界線,讓人看了有種直覺的不暢快,連帶的,那些表露心跡的歌曲,聽了也就變得肉麻討厭了。
另外,屬於音樂劇中丑角綠葉功能的兩個女配角也同樣不討喜,屬於她們的那段盲目三角戀情,死板制式得毫無驚喜可言,除了兩人的合唱,還稍稍發揮了一點必需的逗樂與襯和效果,否則,她們一出場,我就忍不住直想打哈欠。而真正娛樂到我的部分,是負責主述故事的微胖女主角,與她一段又一段遇人不淑的爆笑愛情故事。這個女主角,其實更像是綠葉性質的丑角,雖然觀眾自始至終都沒看過她的任何一個對象,但她卻總是能在劇情主軸的男男/男女愛情挫敗之間,用自己剛發生的失敗新戀情(她似乎永遠會遇到怪怪的情人)來大作文章(口無遮攔地大開葷笑話),而且載歌載舞,簡直會笑到讓人掉下巴。

也似乎只有這個部分,可以讓人稍稍想起那些最成功的情境喜劇。

這齣戲的戲票是在聯合公園的半價票亭(TIX Bay Area)買的,下手之前考慮許久,因為我最想看的『噢我的神仙教母』已經滿座,只能考慮其他的音樂劇像『血拼』Shopping或『酒店』Caberate(如果在百老匯或倫敦西區這會是我的首選,不過我真的不想把我的「酒店劇場初體驗」浪費在小劇團與簡陋布景上)或是在ACT上演的山姆謝普舞台劇,正在考慮的同時,一個高個金髮長得就像「酷男的異想世界」裡的卡森的緊身褲男,緩緩靠了過來,遞給了我以及身邊幾個也正在考慮看哪齣戲的女生,幾張『無足輕重的他者』的傳單,嘰哩呱啦地講著這齣戲被譽為「威爾與葛蕾絲在慾望城市」之類的廣告詞,我對他連珠砲般的英文沒啥興趣,卻還是站在那兒嘴開開地聽他扯完,因為他連講話的聲音和動作都像極了「酷男」裡的卡森,簡直嚇人。後來,我跟其中幾個女生,還真的被催眠般,乖乖地到窗口買了當晚的票。

這位「卡森」先生果然不出我意料地出現在當天晚上的舞台上,不過他只是合唱班底(以及扮演其他所有沒有名字的娘砲同志角色),而劇中最好笑的同志橋段之一:「夢幻女郎」幻想歌舞秀(三個粗壯的男人穿著『夢幻女郎』Dreamgirls的亮晶晶禮服),他也在其中湮視媚行、舞得起勁。

當天晚上稍稍讓我比較感到不忍的是,劇作家兼詞曲作家郭杰(或許是這樣翻,英文是Jay Kuo)親臨現場,不僅在開幕前致詞,還在演出完畢後幫觀眾簽CD。不過當晚的觀眾都相當不捧場,我幾乎沒有看到任何人買了CD給他簽名,害我一時同情心油然而起。不過,說實話,我真的不喜歡這齣戲,也不喜歡裡面的音樂(太過天真無邪以致於幾乎毫無風格),做這種矯情的事情後,極可能會讓我接下來幾天的心情變得更差,加上晚上海港冷颼颼(這齣戲已經上演兩年,目前是第四個表演劇院,在知名的39號碼頭),只穿著一件薄襯衫就招搖出門的我,簡直抖到不行,於是只能看著這位創作者僵著滿臉的苦笑地站在那兒,自顧自牙關打顫地匆匆離開劇院。